财经 > Wework上市折戟 共享办公企业盈利能力迎考
Wework上市折戟 共享办公企业盈利能力迎考
2019-10-21 14:50:33 点击数:1672
【字体:

甚至像尤克工作室和氪星空间这样共享办公室主管的国内公司,也仍然在质疑他们的盈利能力。wework的首次公开发行再次将共享办公行业的“表面风景”带回现实。

嘴唇死了,牙齿冷了。wework上市遇到的困难也意味着对国内共享办公企业的考验即将到来。

近日,美国第二大独角兽公司、共享办公室创始人wework正式宣布,该公司将撤回招股说明书,推迟ipo。这家明星公司的最高估值达到470亿美元,由于其盈利延迟9年,正受到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质疑。

上市程序启动后,wework的估值不断下调至略高于100亿美元。如果按照这一估值上市,软银愿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等投资者将损失所有资金。在巨大压力下,我们不得不推迟ipo,专注于核心业务。

"在我们看来,为无利可图的企业提供慷慨资助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威尔逊(Wilson)10月6日表示。投资者表示,他们不再愿意为过度投资买单。这也意味着科技公司和其他高增长软件股票将面临困难,并将给整个市场带来压力。

国内共享办公企业的日子也很艰难。梅花天使的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对《21世纪商业先驱报》表示,由于过去我们工作的高估值,国内共享办公企业表现良好,他们寻求相应的融资估值是合理的,而自己的业务只是我们工作的一部分。一旦我们工作的目标价值大幅下降,甚至陷入困境,这也意味着对国内共享办公企业的考验。

从上市和退出的角度来看,另一位关注共享办公行业的投资者告诉《21世纪商业先驱报》,如果我们的工作在美国成功上市,未来中国领先的共享办公企业如优科工作室(Youke Workshop)和氪空间(Krypton Space)在美国上市将是非常自然的。但现在,如果我们的工作受到二级市场的质疑,国内共享办公企业可能不得不考虑在内地资本市场或香港市场上市。然而,香港市场的流动性并不特别好。a股市场需要排队,并有盈利要求。科技创新委员会的硬科技标准可能与共享办公企业的硬科技标准不匹配。因此,总的来说,它不是一个特别理想的退出渠道。

面对这种情况,共享办公企业应该如何完成自我救赎?

共享办公室:从快速崛起到并购

共享办公源于解决企业用户跨区域办公、标准化方案和办公区域的灵活需求,通过集中统一管理,可以有效降低用户的资本支出,提高运营效率。近年来,由于自由职业群体的兴起和移动办公的浪潮,对共享办公的需求越来越强烈。

Wework成立于2010年,是共享办公行业的先锋。毛大庆的优科工厂和潘石屹的soho 3q花了五年时间才出现。中国于2015年进入共享办公的第一年,资本和企业家大量涌入,这是在共享经济浪潮的推动下,在“双重创新”背景下,迎合了初创企业的办公需求。

万·刘硕是共享办公室轨道上的企业家。他在2015年创立的无界空间得到了美华风险投资、青山资本和精卫中国的早期投资,并迅速进入该行业的第二梯队。

然而,2018年,随着市场竞争的日益激烈,无界空间与优科工作室合并,并正式移交给优科工作室进行管理。万刘硕开创了第二次创业,致力于“indeco领先建筑智能大厦”,这是一家以互联网plus公共配件为核心业务的办公空间设计与装饰公司。

“当时,我们认为有资本支持来做共同的办公室工作是非常必要的,我们只能被视为第二梯队的球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宁愿与第一梯队的球员合并,然后在公共服装领域寻找新的商机。”万·刘硕对《21世纪经济先驱报》说。

回想当时在共享办公区的创业经历,万刘硕认为年轻企业家可能不适合追求这一趋势。因为追逐风需要两个核心能力:第一,使用资本的能力;第二,公司快速扩张后的整体控制能力,这两者对年轻企业家都不占主导地位。相反,在一些艰难而累人的行业,年轻企业家可以通过应用新思想和新技术来抓住别人看不到的机遇。

对于90后的万·刘硕来说,从共用办公室到公共着装的转变是一种更加务实的延伸,让他能够利用积累的企业资源和人脉。对于60后的毛大庆来说,从万科到优科工厂是一个合乎逻辑且富有挑战性的选择。

他的野心和呼吁让优科工厂迅速聚集了大量的资金和注意力,成为共享办公领域最耀眼的明星。在2018年的行业整合浪潮中,优科工厂收购了红泰创新空间(Hongtai Innovation Space)和无界空间(Unbounded Space)等品牌,其估值一路飙升。

然而,即使是领先的企业,如尤克车间和氪星空间,在盈利能力方面仍然受到质疑。wework首次公开募股的失败再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盈利能力测试:建立单一模型,但整体盈利能力困难,避免盲目扩张

分担办公室工作重要吗,为什么许多企业仍然亏损?许多从业者和投资者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当一家企业非常谨慎地经营这项业务时,它甚至可以获得一些利润。然而,当企业在努力扩张时,早期的巨额投资使其成为烧钱的行业。此外,如果有太多的共享办公空间在市场上竞争,也很难赚钱。

弘毅投资是我们公司的投资者之一。关于我们工作的损失,弘毅投资董事长兼总裁赵令欢在今年6月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在我们做出投资决定时,我们工作在全球拥有50多个办公空间和40,000名成员,目前拥有400多个办公空间和400,000名成员。这一切都发生在短短的三年内,其变化仍在加速。至于亏损问题,我认为这是我们工作的长期投资,继续实现战略领导和超前布局。”

优科工作室CEO孙亮在8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坦言,共享办公室确实处于行业的初级阶段,优科工作室也处于扩张阶段。它确实需要大量投资。此外,由于投资回报周期长,早期很难盈利。然而,随着社区变得固定和成熟,优科工作室将有一个稳定的盈利模式。

"共享办公室本身仍然很有价值。"吴世春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此外,中国市场有一定的特殊性,也就是说,它有大量的小型创业公司,这些公司在世界上排名第一。对他们来说,共享办公模式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与传统办公楼相比,共享办公空间更加灵活,初始成本也更低,所以你可以拎着包进入办公室。

然而,吴世春认为,这种价值不一定按照所谓的技术公司来看待。这相当于资产再分配的概念,即以长期租赁的形式获得现有资产,然后短期租赁,从而赚取长期租赁和短期租赁之间的差额。

因此,如果共享办公企业能得到位置好的物业,做好每一点,单一的经济模型仍然可以建立。然而,如果一个企业盲目迎合市场,扩大规模,进行不切实际的扩张,它可能无法收支相抵,也无法收支相抵。

与此同时,资本市场本身的方向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事实证明,企业有很高的增长和市场份额,在筹集资金时很容易被资本市场认可。但现在投资者更关心的指标是企业是否有良好的现金流、毛利率和优越的效率。

除了租金收入,许多共享办公企业希望通过增值业务和会员费收入来赚钱,经常谈论这种业务的想象力。然而,吴世春认为,目前租金仍然是共享办公企业的主要收入,条件还不够成熟,无法增加增值业务收入,使蛋糕变大。

“租金收入是最刚性的部分。增值业务收入不太稳定,规模远远小于租金收入。与此同时,增值服务需要相对较高的劳动力成本,社会上有许多替代产品和服务。”吴世春说。

莲花资本的创始合伙人邱浩告诉《21世纪经济先驱报》,分享办公室越来越灵活是一种趋势,办公室将从垄断走向开放分享。然而,这种趋势本身并没有带来效率的巨大提高。因此,与原来租用办公室的形式相比,共用办公室并没有挣多少额外的钱。它仍然面临着投资大、周期长、利润不高的行业。

“但是空间是互联网改变的最后一个地方。未来三到五年,随着5g、物联网和人工智能技术的成熟应用,空间将成为人们连接的入口,带来巨大的效率提升,并显示出长远的价值。”他说。

(责任编辑:张倩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