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 跨界幼教产业,房地产商如何赢在”起跑线“上?
跨界幼教产业,房地产商如何赢在”起跑线“上?
2019-10-31 11:31:54 点击数:4981
【字体:

随着“两个孩子”政策的全面实施,为了解决“入学难、入学贵”的基本生活问题,教育部出台了一项促进学前教育发展的计划,确保到2020年全纳幼儿园的比例达到80%。结果,学前教育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于教育和房地产有着天然的联系属性,房地产开发商开始了多维整合,相继规划了学前教育产业。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些房地产公司是如何跨境进入学前教育行业的。

目前,我国房地产资产存量已达200万亿元,近十年来,房地产土地开发面积的年增长一直超过销售面积的增长。换句话说,房地产行业正面临着严重的去库存化问题。此外,自2010年以来,依赖传统商品房销售的房地产公司的营业利润率逐年下降。

房地产开发商迫切需要寻找新的增长点。教育资源作为社会的刚性需求,是每个计划生育工作的重中之重,学前教育更关系到孩子的未来。

住宅企业之间对教育地产的竞争已经开始。2015年,阳光城进入学前教育行业,成立学前教育子公司,收购石慧优创48%的股份,目前拥有200多家幼儿园。阳光城市(Sunshine City)从幼稚产业延伸到更多的教育领域,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幼稚教育产业链,这是对房地产行业的补充。希望学前教育产业一方面能够增加住宅和社区的附加值;另一方面,它还可以整合公司现有资源,增加利益增长点,提高集团在行业中的竞争力。

2017年,万科发布了教育品牌“德英乐”。目前,万科已经在上海、杭州、广州和深圳设立了几所幼儿园、小学和中学。其中,上海的学校数量、规模和类别最多,可以说是万科教育的大本营。

2017年,碧桂园的子公司百时美教育集团在美国上市,拥有64所学校,包括42所幼儿园。2017年,保利将规划学前教育领域,并计划在3-5年内逐步保留和建立100所幼儿园。然而,恒大教育以恒大幼儿园的开发运营为核心业务,并迅速进入许多城市...

一般来说,主要房地产群体的分配教育模式主要包括:合作教育模式、第三方合作教育模式、合作托管教育模式、股份合作教育模式等。房地产与教育作为国内供需失衡的两大领域,“房地产+教育”的出现不仅可以解决家庭频繁追求“学习区住房”的问题,也为房地产企业带来了新的利润增长点。

与传统的资产密集型房地产开发模式相比,存量房市场更加注重企业的运营和服务能力,其自然轻资产属性更符合互联网时代的发展趋势。

在此之前,大部分开发商在开发项目时会签订合同或引进市里的重点名牌大学,但这是一个结果不确定的过程,因为这件事的成功完全取决于名牌大学的态度。然而,“教育+房地产+教育综合体”的出现,以教育培训机构——早期教育机构的租赁为主要模式,形成了一种围绕教育的新综合体。

例如,万科实施的社区商业+教育模式是在万科所属的社区建立一所4: 30的学校。其主要侧重点是素质教育启蒙。其目的是解决万科社区及周边社区儿童的校外教育需求,从而带来新的机遇,也变相解决家长的刚性需求。具体来说,万科社区营(Vanke Community Camp)专注于4-12岁儿童的持续成长,是国内专业素质教育基地。城市营是社区营的高级教育和出口,旨在为13-18岁的儿童提供优质教育。

长期以来,购物中心的主要交通集中在周末和假期。工作日交通不畅,尤其是对孩子们来说。存在客流吸引力低、会员维护困难、盈利能力不足等问题。

如何抓住人流,激活整个商业区?儿童版式发展的探索点是“购物中心+教育”。由于中国有近3亿儿童,1990年和1995年后第二个孩子的开放和父母对儿童早期教育的高投入将促进儿童形式向整个产业链的多维发展。

然而,万达的幼儿教育品牌“万达宝贝王”(Wanda Baby King),在其自有商业地产的支持下,可以强制迁入并快速推出,专注于儿童综合格式的研发,与起点、泡泡儿童教育、芝麻街英语等众多儿童教育格式布局品牌对抗。

以儿童项目为例,通州万达的宝贝王分为上下两级,包括海洋球、娱乐和视频游戏、沙滩、烘焙和制作等100多个项目。到2020年,万达婴儿王将在全国开设200个游乐园,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儿童娱乐品牌。关于客流问题,据万达宝贝王彤宙店的官员称,万达商城的日客流量约为11万人次,王宝贝的日客流量约为6000-8000人次,节假日数量将超过12000-13000次。高客流推动离线商店收入。据了解,万达宝贝王2018年收入达到20.8亿元,同比增长44.3%,新增宝贝王花园69个,早期教育50个。全年客运量1.99亿元,同比增长36%。

拥有大量资金的房地产所有者拥有开办学前教育行业的天然优势。进入早期教育行业,住宅房地产开发商依靠房地产资源开展“幼儿保育早期教育”业务,工业房地产开发商充分利用市场客流。在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这既是机遇,也是挑战。最终的结果只能取决于未来的规模。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幼儿教育观察”。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